两个寂寞的男人(H) - 分卷阅读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直灌。

    水生看了大柱一眼,自己夹了块鱼肉不咸不淡的问:“张寡妇生得不错啊。”

    大柱瞪直眼,莫名其妙的看着水生。

    “我都看到了……”

    “看到什么?”大柱有种感觉,水生好像误会什么了。

    “今天,在市集,你俩说说笑笑,很登对啊……”

    “你是什么意思?”大柱有点生气。

    “张寡妇人长得好,又勤快,别人她都看不上,唯独爱跟你说笑,大家都说你俩登对”,水生顿了下,闷头喝口酒,“她又是女人,能生娃,胸`脯又大……”

    大柱冷笑了下,横过饭桌夹了水生下巴强迫他抬起头,却在看到水生脸上的表情后把接下来要骂出口的话咽下喉咙,拇指轻轻摸过水生眼角,说:“张寡妇没看上我,看上的是她家对面的老许,但老许每次碰见张寡妇就低头,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张寡妇叫我帮出主意呢,你倒好,回来让我喝醋”,见水生红了耳根,笑了笑问,“你今天专程去找我的?”

    “谁,谁找你了,我去孙老头那拿糯米酒的……”

    一听糯米酒大柱眼睛亮了,“那酒呢,快拿出来让我解解馋!”

    水生别过脸口齿不清的交代:“看见你跟张寡妇在那,就就忘了……”瞟见大柱一脸坏笑,恼羞成怒轻喝,“还不吃菜,饭都快凉了。”

    大柱捏了把水生红脸,把手收回去乖乖坐下吃饭,边吃边故意嚼出很大声音吃一口说一句好吃。

    突然水生感觉腿肚子被个东西碰了下,然后就被轻轻磨蹭。原来大柱见水生红着耳根低头吃饭便起了逗弄心思,脱掉鞋子拿脚勾`引,见水生停了筷子耳根红得更厉害便玩性大起,饭也不吃了存心要看水生反应,大脚更是恬不知耻的越爬越上,钻进大短裤边,脚趾直蹭大腿根……

    水生抬头想瞪对方,却见大柱拿了汤匙在嘴边舔着玩,从匙底添上匙边,舌头勾着匙边一下舔进匙里,一下舔上匙柄,眼睛却直直盯着水生。水生被看得浑身发热,不由得想起往日大柱也像这样舔着自己下`身,一下舔上柱身,一下舔到囊袋直舔得自己全身发软淫叫连连……突然水生身子一跳,双腿反射性的夹住踩上自己下`身的贼脚,心口怦怦直跳。大柱坏笑一声,被紧紧夹住的脚一下轻一下重的对水生那玩意施力,变着角度踩踩蹭蹭,水生筷子掉到地上,喘着粗气靠在椅背上轻轻颤抖,两腿不知觉打开,任大柱为所欲为……

    大柱猛的收回脚,把椅子拉远,一把脱下裤子重新坐下,两腿间柱体高高竖起,青筋环绕,水生眼睛发直的看着那大东西,想着平时它在自己身体里撞来撞去的感觉咽了口口水,抖着腿向大柱走去。

    大柱不满他慢吞吞的动作,扒掉水生下裤一把将水生扯下跨坐在他怀里,那直挺挺的东西与水生那玩意撞在一处,激得水生嗯的叫出一声。

    大柱心急的掀起水生背心卷上胸口,对着已经挺起来的小点一口咬了下去,水生身子一弓,自觉的把胸口往大柱嘴里送,大柱满意的重重吸了一口,听见水生舒服的哼啊声奖励的舔了舔,转移阵地把被冷落的另一只也含进口中,一手爬上胸口代替舌头的位置捏捏拉拉,一手悄悄抹了香油毫不费劲的伸进菊`穴里扩张,弄的差不多了快速抽出手指,肉`棒对准穴`口一举冲了进去……

    大柱被那紧热处所一夹,低吼一声抓住水生胯部上下抽动起来,水生屁股撞在大柱腿上的啪啪声特别响,响得大柱心思一动,按下水生的头咬耳朵:“别眼红人家张寡妇奶`子大,你这屁股比人家那奶`子大多了,又圆又大,抓起来跟个面团似地。”

    “谁眼红她奶`子大了,尽说胡话,”说完用力夹了下肉`棒,听到身下紧蹙的抽气声正要得意,屁股就被用力打了一下,紧接着就是狂乱的顶弄。

    两人正干得热火朝天难分难舍之时,屋外一声洪亮的叫唤吓了两人一跳,僵住不敢再动。

    原来是孙老头见水生跟他预订了糯米酒收摊也不见来取,便热心的自己送过来,这不人还没到就远远叫唤起来。水生焦急的看着大柱,两人都光溜溜的还抱在一起,给人看见了那还了得,穿衣服是来不及了,怎么办。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大柱突然站起来,就着二人还连在一起的下`身抱起水生往窗户旁边的墙上靠。

    此时水生是背贴着墙,手圈着大柱脖子,一腿立地上一腿勾在大柱腰间,大柱上身紧紧贴着水生,下`身插在水生穴里,手抓着水生腰和屁股,脸紧紧贴在一起。两人的呼吸混在一处,大柱胸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擦着水生奶头,舒麻感觉传到尾椎,后`穴不知觉的缩了下,就感到里面的肉`棒轻轻抽动起来,正空虚饥渴的后`穴得到抚慰不顾主人意识卖力的吸起肉`棒,水生倒吸口气身体抖个不停,为了不漏出声音紧紧咬住下唇。孙老头已经到了门口,见叫了这么多声也没见人出来,门板倒是虚掩的,却不好推门进去,见窗户半开着,就顺手把窗户推开来。

    孙老头伸手进来的时候,大柱重重撞上水生致命那点,水生仰起头,全身绷紧,后`穴紧紧绞住肉`棒射了。

    “桌上摆着菜,人怎么不见了?”孙老头自言自语的收回手,“酒放门口算了”,放好酒,孙老头就走了。原来水生这窗户是向里开的,窗后还有窗帘,孙老头把窗户推开的时候正好把两人给挡住了。窗里两人射完双双瘫在地上,水生刚被急得眼角都红了,大柱亲了亲水生,把人抱到怀里顺着水生的背一遍遍安抚。

    两人在地上腻歪一阵又做了一次,平息下来已经半夜,简单清洗后才发觉肚子饿得咕咕叫,前面饭才吃了一半就滚在一起,水生更是只吃了一两口,又被做了两次,现在是腰酸腿软肚子饿,清洗完毕就耗费了剩下的力气,软软瘫在椅子上,大柱端了菜去煮了两碗酸菜鱼汤面,端到水生旁边桌上,拿起一碗,夹了几根面条,吹了吹送到水生嘴边,水生自觉张开口让大柱喂了,吃了几口让大柱也吃,两人便你一口我一口吃完了两碗面。大柱洗了碗回来,半抱起还软着的水生到床上,双双躺下不一刻都睡着了。

    水生醒来时大柱已经走了,伸了个懒腰也爬起来洗漱,自个吃完午饭在值班室接了个电话,再十天水生他爹做寿,大哥打了电话来叫他记得回去,水生应了说没忘,到时准回去。挂了电话就对着河方向发呆。

    大柱夜里过来的时候发现水生没什么兴致,便也不勉强,躺在床上水生也没睡,头枕着手臂望窗外月亮发呆。大柱推了推水生问他干嘛不睡,水生叹口气说十天后他爹大寿,然后转过头来望了一眼大柱说,还没想好送啥寿礼。

    大柱笑了下,心里想着水生哪里是在烦恼送啥寿礼,认识这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