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寂寞的男人(H) - 分卷阅读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别叫太响就成,”说完捧着水生的大屁股一上一下的颠。

    水生被粗糙的墙面磨得后背生痛,全身大部分重量却全落在大柱身上,体内那根肉`棒硬邦邦的直深处冲,每次路过那敏感点都狠狠的擦上一下,背后那火辣辣的痛感跟身下酥麻的快感交织出别样的刺激,身前的肉`棒直挺挺的抵在大柱腹上,龟`头被衣料一下下的擦着,不停的往外冒淫夜,三种感觉弄得水生实在受不住,再也管不了那些看电影的人,紧紧的箍住大柱一下下的低叫出声。

    两人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附近突然传出一阵声响,吓得水生立刻绷紧身子,差点就直接把大柱夹射。大柱忍过那阵射`精感,仔细听那声响,原来是有人到这边撒尿来了,接着听到一声大大的酒嗝,一股酒臭传了过来,那人尿完察觉这边有人,“咦”了一声靠近两步,就被一声“看你娘的看,滚”给吓了一跳,转身脚步不稳的走了,远远还听到一声“狗男女”之类的咒骂。

    大柱爆喝的时候感觉水生突然咬了他肩膀,人还隐隐颤抖,等那人走开回头想安慰自个媳妇几句却发现腹部那里湿了一片,伸手一摸,笑道:“媳妇,被人发觉反倒更爽?”

    水生脑袋死死压在大柱肩上,真没脸见人了,刚察觉有人停下来的时候,大柱那根正死死的抵在要命那点上,本来这处被碰上一下就舒服得要死,被这么一直抵着水生是拼了命在忍,哪晓得大柱大吼那一下带起肉`棒震动,激得水生是再也忍不了,张口咬在大柱肩肉上堵住叫喊,下`身是堵也堵不住的泄了。

    见水生这臊得抬不起头的摸样,大柱低笑地在水生脸侧亲了几口,放下人拔出肉`棒,把人转个身背对自己,对着水生两腿间插了进去。

    水生疑惑的转头,大柱对着水生嘴巴啃了几下:“用力夹着,还是你想屁股滴着精水回家?”水生听话的夹紧大腿,让那粗大的凶器在腿间进进出出,那凶器像故意似地,每次都狠狠擦过会阴,一下下的撞在囊袋上,撞得水生一声声的低叫。大柱不再折磨水生,快速的来回抽了十几下,最后使坏的抵在水生后`穴`口射了出来。热烫的精`液冲过穴`口流到腿上,搞得水生抖着大腿后`穴痉挛似地一缩一缩。

    等喘够了气,两人穿好裤子趁着黑灯瞎火的避开人群,快速的往回家的那条路上开溜,用大柱的话说,那酒鬼搞不好要叫人来围观了。

    往常这路上总会有几个人,今晚大伙都跑去看电影,安安静静的路上就水生大柱两个人慢慢走着,大柱突然半蹲下`身子,把水生一揽背到了背上,水生害羞的挣扎起来,就被大柱狠捏了几下屁股肉警告:“再扭就扒了你裤子,让你光屁股回家信不信?”

    “这么大个人了还要背,羞死了。”

    “背一下就羞,那媳妇让我做那事怎不羞了?”

    “尽说鬼话……”,水生想起刚两人竟在那么多人的地方就干起来,真是大胆透了,现在回想

    还真是羞得不知说啥好,红着脸埋在水生背上不起来了。

    大柱知道水生又羞上了,也不再惹他,哼起山歌背着媳妇一步步往家走。

    ----------end---------------

    中秋番外:

    中秋就要祭月,这是水生他们那里的民俗。八月十五这天,水生两口子搬了桌子到大柱家楼顶拜祭,桌子中间放了个大柚子,两边各放了桔子葡萄,还有几块月饼、酥油饼,柚子上插了三根香,桌子正正摆在月亮底下,没有灯,却亮堂堂的。

    大柱在桌子后边铺了张草席,跪在那双手合十,对着月亮念念有词,念完拜三拜,然后轮到水生。等水生拜完大柱咚地一声又在水生边上跪了下来,水生以为这人漏了啥愿,正要起身让位置,被大柱一把拉住了:“别动,咱俩一块拜,”说完对着燃着的香努努嘴,眨了一下眼,水生就忽然明白了意思,脸哄的一下红了。

    大柱见水生低着头扭扭捏捏的摸样,就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很响的一口,低喃道:“都已经成我媳妇了还羞个啥,快跟我一块求月神娘娘保佑咱来年生个大胖小子。”

    水生捶了大柱一拳:“又瞎说,你才生个大胖小子。”

    大柱忽然跪直身子,收了涎笑表情,对着月亮许愿:“求月神娘娘保佑我跟水生平平安安过完这辈子,我会疼他,不让他吃苦,不让人欺负。”就这么两句话,让水生听的鼻子发酸,赶紧跟着拜:“求月神娘娘保佑我俩一直在一块。”说完两人对着月亮整齐地再拜了三拜。

    水生还为两人这借月拜天地的行为感动,下一刻就被大柱扑到。

    “唔……,”还没来得及抗议就被大柱堵住了嘴,舌头泥鳅一样的滑进口里,勾了水生那舌就纠缠不休。等口水多得咽不下流满水生下巴,大柱才退了出来,舔掉水生脖子上的口水。

    “你耍什么疯啊?”水生不满的推开大柱,让人连点感动的时间都不给。

    “拜完了天地当然是入洞房啊。”大柱猴急的脱掉了水生衣服。

    “走开,我口干,下楼帮我倒杯水上来。”水生手脚没大柱快,转眼衣服就被脱光,在裤子险遭毒手前,想把大柱赶下楼去。

    “倒啥水,这有桔子,解渴。”大柱伸手抓了个桔子,刷刷的剥好了皮,瓣好递给水生,水生伸手去接,大柱却把手一偏,接了个空。水生再往大柱的手抓去,大柱手臂一拐,没抓到……大柱举着桔子,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水生撇了下嘴,忽地扑倒大柱,按住他手臂终于拿到桔子,三两下的塞进嘴里。这时候的桔子刚结熟,微酸中带着一股清甜,很爽口,水生吞吃完咋了一下嘴,唇边一凉,又一只剥好的桔子凑到了嘴边,水生二话不说张口就咬,吃了半个顺手接下,瓣了一片放进大柱口里,“尝尝,挺鲜的。”大柱咽下一片后张口,水生自觉的又瓣了一片喂进去,大柱这回连人的手指一口咬住了,舌头色`情的舔过手指头。水生脸红的一使劲把手指拔出来,骂了声又不正经,顺手把口水擦在大柱肩膀上。

    吃完了桔子才发觉,自个正趴在大柱身上,一起身却发现起不来了,大柱两只大掌不知什么时候按在了自己屁股上,怎么挣都起不来,下`身反倒跟大柱紧紧贴一块,他一动就跟大柱那里蹭一下,感觉那里正慢慢热烫起来。

    水生今晚穿的裤头是松紧带的,大柱随手一拉就把两屁股蛋子露出来,双手往上一托就拱起两个圆鼓鼓的肉丘,在月亮照射下显得格外白嫩,大柱微眯着眼搓弄着手上的肉球,手感真是好,比以前玩那些“鸡”的奶`子还好。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