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寂寞的男人(H) - 分卷阅读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生也被揉得闭了眼,下`身随着屁股被压弄不知不觉硬了起来,跟大柱的撞在一处,一下一下的好不舒服,自己这身子都快不认自己了,只要大柱随便一撩拨,就能遂了他的愿,啥也不顾的享受起来。

    大柱压住水生后脑勺跟自己重重嘴了一下,把水生拉起来,快速脱干净两人衣裤,把桌上的东西随便扫到一边,就把水生摁在桌上,背朝上,两团嫩肉明晃晃的挺在眼前,晃得大柱凶性大发,一低头埋了下去逮着一团肉张口就咬。水生啊的一声轻叫,“你没吃饭啊,见肉就咬。”

    “饭是吃了,见你这肉又饿了,”大柱狠咬几口,咬出了牙印再轻轻舔过,完了又很响的亲上几下。水生被那响声羞得一踢后腿骂道:“有完没完了你。”

    大柱嘿嘿笑着掰开两片屁股肉,月光照耀下清楚看见中间那小洞一下下往里缩着,调笑道:“媳妇是不是也饿了,你看这小嘴直咽口水呐。”说着顺手摘了颗葡萄,捏破把汁水涂在水生穴`口周围,一股葡萄的甜味弥漫开来。大柱装模作样的上去嗅了嗅,“啧啧,可真香。”

    大柱那头玩得欢,水生这头是羞得连屁股都微微颤了起来,香什么香,还没洗澡啊。

    水生越羞大柱就越爱看,眼光扫过那堆吃的,不怀好意的眯起了眼。

    “媳妇,你刚不是说桔子好吃,让下面的小洞也尝尝好不?”说完挑了个最大的,剥好了取出一片,在穴`口上方捏出水,让桔汁缓缓流进穴内。后`穴应景的一张一缩,还真像个小嘴在吞咽,看的大柱眼睛发直,又连续捏了几片,最后索性用两根手指夹了桔瓣,捅进后`穴里挤汁,还不忘上下左右的在内壁涂抹,等用完一个桔子,水生整个屁股已经水淋淋一片,还有桔汁从后`穴流出来,滑过囊袋滴到席上。

    水生转过头软软的叫了声大柱,被玩了半天后`穴,身前那根早就硬邦邦翘起,顶端的粘液糊湿了桌沿,实在撑不住了。

    大柱本来就忍到了极限,被水生带着喘息饱含情`欲的声音一叫,大吼一声捅了进去,被里面的嫩肉一绞,一股酸麻从棒身直达脑门,爽。不再忍耐,大柱用力的抽动起来,每一下都像要干穿肠穴似的凶猛。水生受不住的从低叫变成高吟,每一声都伴着一股后`穴的果香,激得大柱疯了似的猛插,摇得桌子都发出快散架的抗议声。随着一记在穴心上的重击,水生终于忍受不了,高昂起头,绷直了身体泄了出来,大柱被后`穴死命一绞,也不再忍耐,热烫的精`液射满了水生整个肠道,烫得水生通了电似地颤抖。

    大柱抱起水生靠墙坐在草席上,半硬的肉`棒还留在穴里,姿势改变使得肉`棒在穴里绞动,勾得水生轻轻的嗯了声。扳过水生的脸在唇上亲啄几下,看见水生胸口两颗肉粒直挺挺的立着,被桌面摩擦得红肿惹眼,低下头叼住一颗轻轻舔了下,听到水生舒服的轻哼便加大力度吮舔,抽空摘了颗葡萄在水生另外一颗肉珠上滚动,一压一揉,把葡萄水涂满整个乳`头,被清凉的汁水一淋,乳`头的火辣感顿减,水生不禁挺了挺胸,往大柱身上凑。

    大柱捞起水生下`身软绵绵的肉团,连着底下两颗肉囊一起握着,在手心搓汤圆似地滚动,配合舌头舔乳的节奏揉圈按压,另一只手带着葡萄水按着那乳`头捏弄拉扯,三个地方同时被玩弄着,多重快感刺激下,水生难耐的拱起腰,在大柱怀里啊啊乱扭,大柱大柱的乱叫。

    本来就半硬的性`器被水生这么淫乱的扭动,顿时开始坚硬胀大,把穴壁一撑,立刻就被湿热的嫩肉紧紧包住,舒爽非常。

    大柱把水生转来面向自己,拉开他大腿,让他屁股插着肉`棒的姿势蹲坐在怀里,咬着一颗乳`头含糊吩咐:“媳妇,自己动。”水生挺着胸,配合的把手搭在大柱肩上,吸着肉`棒慢慢蹲起坐下、蹲起坐下的套弄。乳`头被轻舔,表示大柱不满意,水生蹲起时就紧绞肉`棒再重重坐下,乳`头就会被重重吮`吸啃咬,说明大柱爽到了,两人就沉寖在互相控制对方快感的刺激里玩得不亦乐乎。

    不

    远处一家房屋的天台上灯火通明,拥上一堆青年男女,见他们有的搬桌子椅子有的搬瓜果还有的提着木炭,看样子这些人是要烧烤赏月玩乐了。好在大柱的屋子比不上隔壁的高,月亮一晒,拱桌后面就是一片阴影,青年们玩耍的天台灯光又亮,一时还真没人发现那边阴影里正叠着两个光溜溜的人。

    “大柱我们下去吧,”水生轻喘着说,欢乐时候被打断本来就难受,何况正情到浓时要被迫分开,水生不自觉的夹了夹屁股。

    大柱怎会不晓得水生那点心思,拧了一把那肉感十足的屁股,调笑:“下去,你舍得?咬得这么紧还好意思说这话。”随即让水生抱着他脖子,搂着水生腰臀说了声抱稳了,就猛地一下站起来,水生被这一吓,赶紧抱住了脖子,两腿反射性的夹紧大柱的熊腰,后`穴死命的箍紧,痛得大柱低咒一声,狠狠地拧了一下水生:“把你男人夹断了,谁给你爽

    去。”水生不好意思的放松身体,讨好的亲下大柱,在大柱耳边轻轻说了句话,大柱才满意的抱着人从阴影处下楼去。

    走了十几级阶梯,下到楼底,水生又泄了一回,不是他忍耐力差,实在是大柱坏心思又起,每下一级阶梯就把人往上抛一抛再重重踩在地上,让水生后`穴滑到龟`头又重重坐到肉根,肉`棒像根桩一样狠狠钉进肠道里,变着角度摩擦穴肉,每一下都重重擦过那点,腹部更是紧紧的贴住水生,把水生那条肉`棒和小球死死压在两人胸腹间,随着走路的颠簸磨着那里的嫩肉,前后夹击的攻势太猛,下到楼底时,水生是彻底溃败。

    一脚踢开卧房大门,大柱抱着浑身软成面条粗喘着气的水生倒在大床上,一下下地顺着水生后背,等他平稳气息。水生睁开眼,看见大柱赤红双眼的望着自己,记起大柱还没出来,自觉的伸手下去套弄那根狰狞的肉`棒,大柱喉咙发出几声低吼,一翻身拉开电灯开关,两人赤条条的在灯光下无所遁形,大柱一把拉开水生大腿哄道:“好媳妇,它才喷了一次,你这小嘴肯定还饿着,让它再喂一次成不?”

    水生吸着气,打开大腿,一手牵着肉`棒一点点的往后`穴里塞,清楚的感觉到那粗壮的硬`挺和纠缠的青筋,才发泄过的后`穴不知饷足的急躁的吞咽着肉`棒,带出一阵水响,臊得水生嗯哼出声,飞快的撇了大柱一眼。大柱本来就被水生四肢大开的摸样撩得不行,被这风`骚的一眼看得差点精关失守,一把按住水生大腿,开了马达一样的冲撞起来,湿滑的肠道带起阵阵水响,和着肉`体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