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惊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小露又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唐琅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却没再说什么,此时的他,早就恢复了刚才的姿势,看起来就像是思考怎么处理那些死魂跟班似得。
    要不是刚才我真真切切地听到了他很不高兴的一嗓子,我都怀疑死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看这样子,我是不可能从唐琅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了。
    我把目光转向老魏,想要问问他到底这鬼王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发现老魏被唐琅刚才那冷冰冰地说了一句之后,现在他竟然不看我了。
    那闪闪躲躲的样子,看起来就跟躲避什么似得。没等我开口呢,老魏倏地一下就从我的身边消失了。
    我找了半天才从死魂的外围找到了他的身影。
    正想问他干嘛要跑这么快呢,我就看到老魏朝我挤眉弄眼的,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我疑惑地看了老魏半天,好不容易才从他的奇怪表情中读取出他所表达的意思。
    原来他是因为怕唐琅收拾啊!
    嘿嘿,没想到一向无法无天的老顽童竟然也害怕唐琅啊!
    我忽然觉得这样的老魏给我的感觉还挺新鲜的。
    不过既然他不愿意说,我也只能作罢了。
    可是鬼王这两个字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不停地绕圈圈。
    我一边想着唐琅为什么会被称作是鬼王,一边想着这到底代表了什么,一边还悄悄地打量着唐琅。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唐琅虽然没有朝我看过来,但是我的一举一动都没能逃脱他的视线。
    看着他眼前的死魂们全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他的面前,谁也没有在说话,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等待首领的指令一样。
    不管看了多少次,我都依然觉得这样的场面真的太震撼了。
    也不知道唐琅跟他们说了什么,我只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如果说之前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话,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那是他们之间独特的交流方式。用老魏的话来说,那是鬼文,相当于另外一种语言一般。
    只不过活人的耳朵一般是听不到的。
    我并不觉得唐琅这是故意避着我的意思,经过了之前引魂术的事情,我决定不要动不动就胡思乱想了。
    这么想着,我便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着唐琅把事情处理完毕。
    没多大一会儿,我就又听见唐琅说道,“那么,就这样吧!”
    紧接着,我就听见那些死魂异口同声地对他说,“是!大人!”
    然后我就看到这些死魂就跟变魔术似得,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有注意到,那些死魂都化作了一丝烟雾,然后集中往一个方向钻了进去。
    那个地方,就是唐琅的后背。
    我看来看去,也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在哪里。
    现在祠堂里就只剩下了我,唐琅,老魏,以及杜玉凤。
    只见杜玉凤战战兢兢地来到唐琅的跟前,怯怯地说道,“大人,我能不能,跟随您?”
    没等唐琅回答她呢,老魏就已经很不高兴地说道,“不行!我可不想整天被人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杜玉凤瞪了老魏一眼,然后信誓旦旦地向唐琅保证到,“大人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我保证,绝对不乱说话,你让我说的时候,我才说,行吗?”
    唐琅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这一次老魏也没有说话。
    杜玉凤看着我们,又再接再厉地说道,“大人您看,丫头自己一个女孩子家也挺孤单的,平时有个悄悄话什么的,都没人说不是吗?有我陪着的话,是不是挺好的?”
    其实我想跟她说,我并不是没有人陪没有人说悄悄话,白露不也是女孩子吗?
    白露!
    我竟然忘了告诉唐琅这件事情了。
    没等我开口,我就听见唐琅问道,“小露呢?”
    老魏也跟着问道,“对啊!小露那丫头呢?我怎么一直没见到她?”
    我从包包里拿出一颗稻石递到唐琅的跟前,然后很没底气地说道,“对不起,我该早点把这个交给你的!”
    唐琅接过稻石,一边打量着这颗稻石一边说道,“怎么回事?”
    我连忙把之前白露跟大胡子打斗的事情告诉了唐琅,顺便还把后面唐麒帮忙将大胡子绑住了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唐琅,你快看看小露吧,我总觉得不太放心。”我说道。
    想到白露之前几乎就要消散的身影,我便有些懊恼自己竟然会想不起来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应该一开始就把这稻石交给唐琅的。
    “不用担心,有我在!”唐琅说道。
    不得不说,他的这句话,真的让我感到安心不少。
    是啊!唐琅一定有办法的!
    唐琅说完了之后,我就看到他在稻石上面打了一个手势,然后手指往稻石上一点。
    紧接着我就看见丝丝袅袅的烟雾慢悠悠地从稻石里头开始往外钻,很快,这些烟雾慢慢变化,然后白露的身影就显现出来了。
    这个时候的白露,看起来比之前还要虚弱几分。
    老魏虽然说平时总是喜欢跟白露斗嘴,但是现在看到白露这个样子,老魏却显得十分担心。
    他凑到白露跟前,小心翼翼地问道,“白露丫头,你没事吧?你可别玩魂飞魄散那一套啊!老子还没跟你吵过瘾呢!”
    虽然这话听起来挺欠揍的,但是我却一点也不觉得此时此刻的老魏真的欠揍。
    相反的,我觉得他是真的很担心白露,只不过他不善于用那种煽~情的表达方式罢了,又或者说,这才是老魏独有的风格。
    就连杜玉凤,也是一脸担忧地看着白露,“丫头,你没事吧?”
    白露并没有像活人那样会虚弱的昏迷过去,她只不过是看起来支撑自己的魂魄有些吃力罢了。
    听得老魏和杜玉凤的话,白露还虚弱地朝他们笑了笑,“放心吧你们,有大人在,我肯定不会魂飞魄散的!我还想着有朝一日要投胎转世再活一回呢!”
    “那就好那就好!”老魏欣慰地说道。
    就连杜玉凤也在一旁微笑着点点头。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白露。
    白露也看着我,她微微一笑说道,“姐姐你别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道白露为什么会这么说。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很担心,我觉得自己的心情挺平静的。
    反正有唐琅在啊,不是吗?
    不会有问题的!
    只是我为什么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抖呢。
    “好了,你们先站到一旁去吧!我要替小露施法!”唐琅淡淡地说道。
    听得唐琅这么说,我们纷纷把场地让出来了。
    来到了墙边之后,唐琅这才点点头表示可以了。
    现在的情形是,唐琅和白露以盘腿的姿势坐在暗室的正中央,而我们,则站在不远处的墙根处。
    我看见唐琅并没有用什么符纸或者阵法之类的,只是一只手按住白露的肩膀,一只手在比画着什么。
    比画完了之后,我就发现唐琅也不动了。
    他跟白露一样,就这么静静地保持同一个姿势。
    我没敢出生,因为我不确定唐琅现在到底是不是还在继续。
    没等多久,我就感觉出不一样的地方了。
    只见周围的空气似乎全都往唐琅他们的方向涌过去了。
    没等我反应的功夫,唐琅他们周围竟然慢慢地卷起了龙卷风一样,风力越来越大,吹得周围的小瓶子剧烈地互相碰撞,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
    老魏跟杜玉凤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只见他们不约而同地紧贴着墙边,然后一眨眼的功夫,我就看不到他们两个了。
    我心想,他们大概是跑到哪里躲龙卷风了吧。
    可他们能躲,我却没法躲啊!
    想了想,我只好挪到门边上。
    大概是因为离的远了些,我感觉到自己周围的风力要小了很多。
    我倚在破败的门边,就这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唐琅还有白露。
    大风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便消失了,而之前不着调躲哪里去的老魏和杜玉凤也现身了。
    这个时候我发现白露的身影似乎已经凝视了许多。
    看到白露这个样子,我别提有多高兴了。
    当初她是为了救我才会被唐麟伤成这样的,现在她终于没事了,我心里的愧疚感也减轻了许多。
    只是唐琅却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依然一动不动的。
    看着唐琅紧锁的眉头,我原先稍微轻松一点的心,又再一次提起来了。
    他该不会是把自己的灵力什么的传给了白露吧?
    我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武侠电视剧里面什么醍醐灌顶之类的画面,跟眼前所看到的联想起来,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子。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现在虚弱的人变成唐琅了吗?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自己啊!
    正懊恼着,唐琅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就连白露也过来了。
    “姐姐你在想什么?看到我好了有没有很高兴啊?”白露依然是原来那个大大咧咧的小姑娘。
    看着白露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再也抑制不住地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