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惊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二十章 我要毁了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想到她为了救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甚至还差点灰飞烟灭,我的心里酸酸涨涨的。
    一开始的时候还拼命地压抑着这种情绪,可是现在当我再次看到白露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她在自己的心里已经是这么重要的一个妹妹般的存在了。
    我紧紧地抱着白露,心中就像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一样。
    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我就听见唐琅说道,“好了小露,你先回到稻石里面去。你现在的灵力还不稳定,回去巩固一下!”
    我听得唐琅这么一说,也顾不上跟白露说话了。
    我连忙松开手,然后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站在一旁。
    白露原本很开心被我抱住一样,这会儿看我松开了怀抱,她转头看了唐琅一眼,发现唐琅还在看着她。
    白露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可是我也无能为力,只得无奈地朝她耸了耸肩,白露撇了撇嘴,虽然不太情愿的样子,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点点头,“哦!”
    说着,白露就化作一团烟雾钻进稻石里面了。
    唐琅把稻石递给了我,然后说道,“先让她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吧。”
    我点点头,然后接过稻石放进了包包里。
    原本这也没什么,但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一样。
    我疑惑地左右扫了几眼。
    “怎么了?”唐琅问道。
    我没回答他,而是紧张地把整个房间都扫了一遍。
    不对!
    我一定一定错漏了什么!
    当我的目光扫到角落随意丢弃的一团麻绳时,我终于知道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这麻绳,正是唐麒之前用来绑住大胡子的。
    可是现在,只有绳子被随意丢弃在这角落里,大胡子的身影却不见了。
    不仅仅是这样,我还想到了隔壁那间偏房里也没有唐麟的尸体!
    难道说?
    我哆哆嗦嗦地看着唐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了?”唐琅看着我说道。
    “那大胡子,还有唐麟的尸体,都不见了!”我抖着嗓子说道。
    不用照镜子我都能猜得出来,我现在的脸色肯定非常难看。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忘记了!
    唐琅听完了我的话之后,似乎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
    老魏听得我这么一说,不禁瞪大了双眼喊道,“丫头,你说什么?”
    我咬咬牙,只要硬着头皮把之前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期间还不忘把大胡子被唐麒绑起来,唐麟也死了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唐琅。
    听完了我的话之后,唐琅没有说话,眉头紧锁着。
    我看着唐琅这个样子,整个人不由得紧张起来了。
    “对不起唐琅,我不是故意的!”我朝唐琅说了声道歉。
    虽然我知道这一声道歉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是除了这个,我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唐琅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说完,他还安抚地朝我笑了笑。
    可是他越这样,我越觉得自己犯了很大的错。
    万一因为这件事情又引来什么事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才好了。
    “我应该早点想起来的!对不起!”我愧疚地说道。
    老魏一直听着我们说话,这时候他插嘴问道,“没错!我就说刚才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现在我也想起来了。唐麟那小子的魂魄可是直接被那些半魂给撕了的。按理说,他现在就算不死也得是个植物人了!竟然就这么不见了!真是奇怪!”
    唐琅看了老魏一眼,说道,“或许,是有人把他们都带走了吧!”
    被人带走了?
    不可能吧?
    在这之前,那些唐家人不都已经全部被唐琅引到天台去了吗?
    我百思不得其解!
    唐琅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咱们先不理会这个了。老魏,咱们一会儿就离开这里,你没什么别的事情了吧?”
    “没有没有!唐家唯一能让我惦记的,就是我那半个魂魄了,现在,我的魂魄已经齐全,再也没什么能让我惦记的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先离开这里吧,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唐琅淡淡地说道。
    “好好好!老子真是一刻都待不住了,这破地方,没什么好呆的!”老魏兴冲冲地说道,这一激动,连老子都出来了。
    我看着唐琅,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他好像很急切的样子。
    联想到自己的失误,我不由自主地就觉得唐琅迫切地想要离开一定是跟这件事情有关。
    可是很显然,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最佳时期。
    商量好了之后,唐琅揽着我的腰,然后说道,“抓紧了!”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唐琅随手一划,紧接着我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我更是下意识地紧闭双眼,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唐琅。
    等我好不容易适应过来之后,我才慢慢地挣开了双眼。
    这一睁开眼睛,我首先看到的就是眼前雾蒙蒙的一片而且还有许许多多匆忙的身影在我的身边经过。
    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了。
    这竟然又是阴阳道!
    我下意识地就紧紧在抓住唐琅的衣袖。
    上一次莫名其妙地中了幻术的事情,顿时让我有了后遗症,一想到自己万一不小心又再来一次,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唐琅看着我紧张兮兮的样子,把我的一只手从他的衣服上拿下来握在手心里,同时捏了捏我的手背安慰道,“不要担心,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中幻术的。”
    “嗯!”我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唐琅的话真的让我感觉到安心不少。
    心情平静下来之后,我就听到杜玉凤惊讶地说道,“果然是鬼王大人啊!竟然连阴阳道都能开起来。”
    不难听出,杜玉凤的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崇拜,很显然这阴阳道并不是所有的鬼都能打开的。
    “真没想到,我竟然还能有机会在这阴阳道上走一遭!”杜玉凤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紧接着还有老魏说话的声音。
    只见他得意洋洋地说道,“那是!我们家小子要没那么两下子,怎么当鬼王啊?丫头你说,我老魏说的对不对?”
    虽然我看不清老魏的表情,但是不用看我都能想象的出来,他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很欠揍!
    杜玉凤被老魏这么一说,更加崇拜地说道,“是是是,鬼王大人最厉害了!嘿嘿,幸亏我有眼力价。要不然我都没机会见识这阴阳道呢。”
    “嘿嘿,感觉还不错吧?”老魏继续嘚瑟。
    杜玉凤难得的没有跟老魏吵起来,而是崇拜地问道,“那老魏,你跟我说说,这阴阳道有什么奇特之处呗,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过阴阳道很厉害,具体怎么个厉害法,我还真不知道呢。”
    看来,这杜玉凤还是个好学的鬼呢!
    “额……这个!”一向翘着尾巴说话的老魏竟然卡壳了!
    我原以为他肯定懂得很多呢,结果这才多长时间就露馅儿了。
    杜玉凤一看老魏这样,顿时不高兴了,“嘿我说你这老死鬼!刚才拽得个二五八万的燕子,老娘还以为你真的比我懂得多呢,原来是在这个跟我装呢!”
    老魏一听不高兴了,“谁装了,谁装了?老子再怎么样,也比你刚才那土包子样强!”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就吵起来了。
    看着他们吵得热火朝天的样子,我认命地发现自己真的太高估这两位了。
    什么叫做一言不合就吵起来,这不正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不过呢,经由他们这么一打岔,我倒是真的放松了不少。
    而且我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好奇心,又一次被提起来了。
    正当我想着该不该开口问唐琅的时候,我就听见他的声音。
    “闭眼!”
    听着唐琅的话,我跟着就把眼睛闭起来了。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
    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在唐家了。
    应该说,我们现在已经是在一做山脚下。
    看着这陌生的周围,我有些奇怪地问道,“唐琅,这里是哪里啊?”
    唐琅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山峰,然后说道,“这里是唐家的后山!”
    “啊?”我有些不明所以!
    “严格来说,这里应该是龙虎山的后背!”唐琅再次解释道。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们竟然到了龙虎山的另一面去了。
    虽然有些不太明白唐琅带着我们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相信唐琅这么做,一定是有着他的用意的。
    “小子!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是想做什么?”老魏凑上来问道。
    就连一直跟他斗嘴斗个不停的杜玉凤,这个时候也变得安静了起来,她也跟着凑过来,满脸不解的样子。
    唐琅指着那不远处的山峰,说道,“我记得我爷爷跟我说过,唐家之所以一直兴旺不衰,那是因为当年老祖宗选的这个地方!”
    老魏顺着唐琅的目光看去,过了一会儿也点点头说道,“果然是个风水宝地啊!也不怪唐家那些人做了那么多损阴德的事情,还能一直安然无恙!”
    我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风水,也看不懂这座山峰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很显然,唐琅要做的事情,就跟这个有关。
    果不其然,老魏的话说完了之后,我就听到唐琅冷冷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既然唐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唐家,也就没有继续留下去意义了!”
    老魏神色一怔,“小子你!”
    “没错!我要毁了这里的风水!”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