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惊婚:夫君是鬼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魏的算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前世的债,今生还!
    这短短的七个字,却有如千斤重锤一般直直敲在我的心头上。一下一下,震得我肝肠寸断!
    一股莫名的痛楚从我的灵魂深处蔓延开来,生生要把我整个人都淹没一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听到这七个字之后,自己会发生这么大的反应,那一股巨大的悲伤,充斥着我的整个身体,我觉得自己快要生生被痛死了。
    那样痛侧心扉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我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情绪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可是我又说不出哪里不对的地方,就好像这股陌生的痛苦,原本就该属于自己灵魂深处的!
    我忽然感觉到胃中一阵翻涌,而我的口中,竟然还尝到了一丝腥甜的味道!
    这七个字竟然让我产生了这么大的反应!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刚才嘴里尝到血腥味的时候,老魏的眼睛似乎精光一闪!
    “真没想到,老唐没做到的事情,竟然让他的孙子做到了!哈哈哈哈!果然是天意啊!”老魏忽然一字一句地盯着我说道。
    老魏说,唐琅的爷爷,唐玉石当年想要利用天珠找到纯阴之体,可惜后来不仅没有找到,自己还为此丧了命,而现如今,唐琅虽然变成了鬼魂,可他却找到了我!
    听着老魏的话,我的心中隐隐升起了一股十分怪异的感觉。
    我不知道唐琅的爷爷当年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利用这什么纯阴之体来通阴阳界,但是现在,唐琅却绝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接近我的!
    当初遇到唐琅的时候,没几天他就已经变成一只鬼了,而这颗天珠,正是他变成了鬼之后送给我的。
    如果说他是为了通阴阳界才把天珠送给我,那么后来他已经变成鬼了,不需要通过我就已经能够通往阴界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我忽然一怔!
    不对!
    当初刚遇到唐琅的时候,唐琅还是好好的,只是没几天他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我忽然意识到,唐琅的死,绝对跟我有关!
    如果当初我没有租他的房子,或者说,如果当初我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么,他会不会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呢?
    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死掉,死了之后还变成了鬼,这说明什么?
    我不知道唐琅的内心深处到底是不是也有着非常深的执念,但是很明显,唐琅的死跟我有莫大的关系!
    前世的债今生还!难道这就是那七个字的真正含义吗?
    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难道就是唐琅用自己的生命来偿还前世所欠下的债吗?
    我的心,一片冰凉!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竟然会变成这样,想到唐琅是因为我才失去了生命,我忽然有一种自己就是杀人犯的感觉,什么前世什么债,我统统都不想知道,我只想让唐琅活过来!
    “啧啧啧,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就是当年那个女人!”老魏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滴盯着我的脸,“真是没想到,兜兜转转,你又跟这小子纠~缠到一块儿了!难怪难怪!”
    老魏说完这句模棱两可的话之后,便没有继续往下说了,而是一边捏着下巴,一边在我眼前来回踱步!
    老魏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声音忽上忽下,以至于我根本就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看着老魏,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兴奋,这样的老魏,根本就不是我所熟悉的老魏。
    虽说他现在只是一只鬼,但是我竟然有一种感觉,老魏已经不是老魏了,他只不过是披着老魏外壳的鬼而已!
    不管我怎么想,老魏的情绪依然高涨。
    “哈哈哈!我果然来对了,要不然的话,这么有趣的戏码就要被我错过了!”
    老魏兴奋的手舞足蹈,他冲到我的跟前,大声地说道,“丫头,之前我说唐琅那小子对你好是别有用心,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他对你,绝对不仅仅是别有用心!我几乎可以肯定的说,当初这小子把那什么天珠送给你的时候,就想要了你的命!”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还觉得解脱了!我已经害得他失去了生命,如果他想要拿走我的生命,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我甚至还觉得,说不定自己也能变成一只鬼呢!
    不是说,执念很深的人一般都会变成鬼吗?我想,我对唐琅的执念,应该足够让我变成一只鬼了。
    老魏又接着说道,“不过后来嘛,我就不太肯定了!”
    “不管怎么说,你们俩现在这样,我只能说,这就是宿命!”
    说完这句话之后,老魏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眼神复杂地看着我,似乎想动手却又不敢动手一样。
    “你大概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来都不会哭吧,嘿嘿!我不妨告诉你好了!知道你之前碎掉的那颗天珠是怎么来的吗?那就是上一个纯阴之体的眼泪变成的!哦,说起来,那个纯阴之体,还是你的前世呢!”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啊?自己前世的眼泪,竟然变成了现在用来保护自己的法宝!”
    什么?!
    那颗天珠,竟然是我前世的眼泪?那不是唐琅的爷爷留给他的东西吗?怎么又跟我的前世扯到一块儿了呢?
    老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凑过来,仔仔细细地盯着我好一顿猛瞧,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老魏瞧的位置应该是之前唐琅咬过的位置,我的左边脖子!
    没多大一会儿功夫,老魏就退开了。
    他意味不明地看着我说道,“这么看来,我似乎还看走眼了呢!”
    没等我明白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就听见他接着说道,
    “我真没想到,唐琅那小子为了你,竟然舍得从自己的灵魂中撕出一缕阴气来保护你!要知道,对于任何一只鬼来说,灵魂受损,那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一个弄不好那是要灰飞烟灭的!到时候可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也就是说,他自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话,所以他现在不觉得唐琅是要了我的命,而是对我有真感情的,是这个意思吗?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唐琅竟然为我做到这样的地步!
    此刻的我,比任何时候都想见到唐琅!可我知道,他现在正在外面忙碌着,所忙的事情,依然还是为了我。
    从刚才我就知道了,他打算把阵法里面的那些鬼魂全部都收拾了!现在他的阴气分了一缕在我身上,要是跟那些鬼魂直接对上的话,会不会吃力啊!
    看着老魏丝毫没有要过去帮忙的意思,竟然还有闲工夫在这里跟我瞎扯,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既然他有这能力把我圈起来,那就干脆圈着我,然后出去帮忙好了啊!
    很显然,老魏跟本就不懂得我的内心想法,他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丫头,你说,那小子为了你都能做到这样的地步了。难道你的心里就不想替他分担什么吗?”
    分担?我当然想要提唐琅分担啊!可是我现在这样,我能怎么替他分担呢?
    “哎,反正你想不想的我也看不出来,我就当你想好了!”老魏说道,
    “听我说,纯阴之体流出来的眼泪,会慢慢的变成一颗天珠,这一点你不用怀疑!只要你能让自己流出眼泪来,到时候我再把这天珠放到你身上,到时候你身上的这一丝阴气,自然就会被天珠吸收掉,到时候你就能动了。”
    老魏这话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哭吗?
    我倒是挺愿意让自己哭出来的,但是为什么听完了老魏的话之后,我的心里头觉得怪怪的呢?
    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样!
    老魏再接再厉,他语重心长地说道,“丫头啊!想想唐琅那小子为你所做的一切吧!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让自己成为他的拖累,不是吗?”
    不得不说,老魏这句话正中靶心,在他这么刻意一说之下,我真的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在拖累唐琅。
    无数次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都是唐琅把我救回来的。就算老魏不说,这些事情我都一直铭记在心的。
    我也有想过该做些什么,但是现在,我忽然有一种感觉,老魏这么循循善诱的,难道真的只是为唐琅抱不平吗?
    因为我做不了任何表情,所以老魏根本没办法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而他等待了一会儿,便接着说道,“这样吧,你就想想以前唐琅为你做的事情,为你受的伤,难道你就一点都不难过,一点都不内疚吗?”
    “丫头啊,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要真的为他着想,就流一滴泪吧!等你的眼泪再一次变成了天珠,到时候就算再有什么事情,那小子也不用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来保护你,不是吗?”老魏在我面前痛心疾首的说道。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老魏,真的在不刷新我对他的看法,这样的他,完全没有了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每一句话无不充分表达了他在为唐琅着想,为我着想。
    可如果不是看到他眼中那一抹一闪而逝的算计,我差点就以为老魏真的单纯是担心唐琅才说的这些话了。
    到了现在,我再蠢笨也明白过来,他所图的,无非就是我的眼泪而已。
    不,不是眼泪,而是天珠!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